新婚之夜被轮奸 崇洋媚外的女人(1)

作品:《新婚之夜被轮奸 崇洋媚外的女人

    2019年10月26日

    第一节·新婚之夜被轮奸

    李大国收到了前女友发来的短信,邀请他参加婚礼。

    婚礼不是李大国的,是前女友林曼和美国人艾伦的!

    看完短信,李大国的心里泛起惊涛骇浪。

    林曼……这个贱人,竟然还有脸联系他!

    相貌酷似过世影星『哥哥』的李大国,当年在学校里也是一枝校草。但是李

    大国最后和林曼走到了一起。

    因为林曼的原因,精通俄德英三国语言的李大国放弃了去国外深造的机会,

    留在了国内。

    就因为他父亲是个包工头,而不是什么大人物,林曼就直接甩了他!然后,

    跟一个外国人走到了一起。

    按照林曼的说法。

    包工头,脏!尽显中国人的下贱、卑微!

    如果那个外国人是什么大官大商也就罢了,但,对方只不过是个普通家庭。

    学历不如他,家庭条件也不如他。就连相貌都没有他帅!无论什么都比不上

    他!

    就因为人家是金发碧眼白皮肤,林曼竟然就直接踹了他!

    「贱人。」

    李大国一口气喝干了瓶里的酒,血红着眼睛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是贱人,那就让她贱的更彻底一点!

    第二天,婚礼开始,李大国带着两个工地上的小兄弟去了酒店。在婚礼现场

    见到了林曼。

    气质优雅知性,高傲冷淡。水润的眼睛颇有几分关之琳的风采。

    穿着晚礼服,身材修长优雅的林曼看到李大国,毫不掩饰眼睛里的不满。

    不过在李大国替两个小兄弟拿出了两千份子钱以后,林曼才多少有了几分笑

    意,眼睛弯成了月牙。

    「这还差不多嘛。大国,作为你的前女友我可要提醒你一下,老是和不三不

    四的人一起在工地上厮混,可是不行的……」

    李大国勉强笑了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好了好了,随便坐。我还有事。」

    说完,林曼摇曳着腰肢,娉娉婷婷的去伺候外国人了。

    林曼走得老远,两个小兄弟看的眼睛都收不回来。

    「大国哥,嫂子也太漂亮了吧!那胸,一只手都抓不住……那腰,细的跟筷

    子似的……那腿,也太长了吧!」

    「是啊大国哥。嫂子多高啊?都快一米八了吧!」

    李大国没说话,不想解释。

    一米七的林曼蹬着恨天高,的确有一米八了。

    站在外国人身边也没什么异样。

    只不过……

    和林曼结婚的那个叫做艾伦的外国男人,长得不高,也不好看。站在身材颀

    长的林曼身边,就像是个小孩子!

    「贱人。」

    李大国又骂了一句。

    「都准备好了吧!」

    两个小兄弟连忙点头。

    「那就好。你们少吃点,别吃太饱。不然晚上施展不开!」

    说完,李大国坐好,自顾自的吃菜喝酒。

    一直到了婚礼差不多结束,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李大国才起身走向婚礼的

    男主角,艾伦。

    看到李大国,艾伦微微仰起头来,毫不掩饰脸上的倨傲。

    李大国弓着身子,笑说:「谢谢你能照顾曼曼。我特意来敬你一杯酒……」

    艾伦翻着白眼,鼻孔朝天:「whatdidsay?tk

    nowrchgua。」

    李大国又用英文说了一遍。

    听到李大国谦卑的态度,艾伦显得满意多了。这才算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李大国又说:「外国的酒,我一直很喜欢。不过今天我想请您喝一杯我们中

    国的酒——黄酒。」

    说着,李大国掏出了一个小酒壶。

    艾伦欣然同意。

    林曼则是皱起眉头:「不要了吧亲爱的。中国的酒多脏啊。还是红酒好!」

    「nonono……」

    艾伦赶走了林曼,和李大国两个人单独喝酒。

    喝完还不忘点评一句垃圾,直说赶不上百威好喝。

    不过没有喝太多,艾伦就一头倒在地上。

    喝了混合安眠药的酒,艾伦最少得睡一个晚上了。

    宾客已经走的差不多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会场。看到李大国,工作

    人员没什么意外的感觉。

    在他们眼里,艾伦多半是个喝多的客人。而西装革履身材高大帅气的李大国,

    一看就像是新郎。

    「抱歉,我朋友喝多了,我先送他去楼上休息。」

    李大国稍微打听了一下房间号,谢过对方以后,才拖着艾伦带着两个小兄弟

    去了客房。

    拿艾伦的房卡开了房门。看到李大国带着两个小兄弟进来,等候多时的林曼

    一下子站了起来。

    「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出去!给我出去……你们干什么!」

    李大国冷笑了一声,随手把艾伦扔在了地上,叫两个小兄弟锁好了房门。

    林曼不由得推后了两步。

    「你们想干什么!」

    李大国不答。而是敲了敲墙壁。

    「这酒店,隔音不错。」

    「哼。外国人的酒店,隔音当然好!你们……」

    李大国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兄弟立刻上去,一左一右抓住了林曼。

    「贱人。」

    李大国掐着林曼的下巴,让林曼和他的视线对齐。

    「老子对你那么好,你转身就跟一个外国屌丝跑了!好啊。既然你这么不喜

    欢中国,今天就让你怀上中国的种!」

    「什……什么!」

    看着惊慌失措的林曼,李大国又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这两天正好是你

    的危险日!」

    看着林曼绝美面容上的惊慌失措,李大国冷冷一笑,随后毫不犹豫的撕扯起

    林曼身上的晚礼服。

    「李大国……你混蛋!放开我!你做什么!我……我现在是美国公民!我受

    到美国……」

    「傻逼。」

    李大国懒得多说废话。三两下就扯烂了晚礼服,暴露出林曼白皙的皮肤和傲

    人的身材。

    「哟,蕾丝内裤……给洋人看的?可惜这外国佬喝了安眠药,明天早上都不

    会醒了!」

    李大国随手一扯,于是最后一条遮羞的布片也掉到了地上。

    李大国抬了抬手。两个小兄弟会意,立刻抱起了林曼修长的双腿,将私处毫

    无保留的展露在李大国的面前。

    「呵……毛刮的倒是很干净。用了外国的剃须刀,还是外国的沐浴露?」

    因为应激反应的缘故,林曼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李大国也没指望能够得到答复。脱了裤子,露出了早已昂扬的巨龙。

    「都说十八厘米十八厘米……我倒是想知道,外国人有几个真有十八!」

    脱了艾伦的裤子看了一眼,李大国笑了。

    「看来跟我分手以后你过的不怎么性福啊?」

    直到此刻,林曼才多少回过神来:「你……畜生不如……不准你侮辱艾伦

    ……」

    「这就开始护着你的美国老公了?呵……」

    李大国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打在了林曼的脸上。趁着林曼呆滞的时间里

    长驱直入,插入了林曼的肉穴。

    未经润滑的肉穴还很生涩。里面很温暖,也很紧致。

    显然,林曼这女人把身体照顾的很好。

    「不要……」林曼疼的直翻白眼:「李大国,你混蛋……我,我要报警…

    …」

    「好啊。打911。去跟警察说。就说你的中国男朋友正在操你的骚逼。然

    后让他们游过太平洋来抓我!」

    李大国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狠命抽插着。另一只手肆意揉捏着林曼的

    左乳,几乎捏变了形。

    看着林曼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李大国笑得格外得意。

    「你他妈就是个婊子。随随便便一个外国屌丝都能骗得你团团转。」

    活春宫看的两个小兄弟口干舌燥。李大国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随便玩!」

    两个小兄弟大喜过望。

    站在林曼右手边的小兄弟叫伟强。早已按耐不住的伟强直接伸手抓住了林曼

    空着的右乳,调戏着早已充血变硬的乳头。

    林曼紧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左手边的小兄弟刚子也按耐不住,伸手肆意抓揉起林曼挺翘的玉股。

    被三个男人上下其手,还被李大国肆意尽情的抽插着,林曼流淌下来泪水,

    哭的梨花带雨。但竟然强撑着没有呻吟。

    「李大国……你混蛋……你不是人!你……」

    李大国笑了。

    「我混蛋?呵呵。哪里比得上你啊。哟,都出水了?这不是很有感觉吗?看

    来你是不是就喜欢被人强奸啊?果然是个天生的婊子。」

    林曼一听,哭的更加大声。

    「我没……我没有……」

    「没有你说话的份!」

    李大国抬手两巴掌抽打在林曼的脸上。

    感觉差不多了,李大国快速抽插了几十下,万千子孙全部都倾泻在林曼的肉

    穴里面。

    抽出鸡巴在林曼大腿上擦了擦,李大国舔了舔嘴唇,说:「换个姿势。让她

    像狗一样趴着!」

    两个小兄弟喊了个一二三,让林曼趴在了地上。

    李大国躺在下面,对准了位置,抓住屁股,长驱直入。

    伟强压着林曼的双手,竟然直接将鸡巴插进了林曼的嘴里。

    林曼呜呜了两声,流出眼泪来。漂亮精致的面容上只剩下绝望。妆容已经完

    全花了。

    「你敢咬一口试试?」

    李大国说:「你要是敢咬我兄弟的鸡巴,我就把这一幕拍下来,让你的美国

    老公看看自己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贱货,跟三个男人玩群p!」

    林曼几乎吓傻,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伟强挺着鸡巴在林曼嘴里驰骋,爽的无以复加。

    「操,这骚娘们连口交都不会啊?舌头,舌头会动不!」

    林曼完全说不出话来。舌头被鸡巴压在下面,根本转不过来。

    李大国还在下面打桩,伟强已经狂抽了几下,之后一挺腰,将白浊的子孙射

    进了林曼的嘴里。

    直到此刻,林曼才算有机会开口。

    「大国……阿国,饶了我吧……我……我错了!求求你,求求你们,求求你

    们放了我吧,我再也,再也不敢了……」

    「晚了。」

    李大国说:「给老子吞下去。敢吐一滴,就跟你的美国男朋友说再见吧!」

    林曼连忙吞咽了下去。

    「这还差不多。刚子,你跟伟强换一下。你去试试!」

    「好!」

    早就等的鸡儿梆硬的刚子跟伟强换了个位置,将饥渴难耐的鸡巴插进了林曼

    的嘴里。

    林曼强忍着泪水和异物插进嘴里的不适,不敢表露出半点不满。

    好不容易才有成为美国人的机会。林曼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

    李大国抽插了几十下,双手大力抽打起林曼的玉股。才几下就抽打的红肿起

    来。

    疼的林曼呜呜个不停,又喊不出来。

    刚子忽然哎呀一声。

    「大国哥!她咬我。」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林曼惊慌失措,拼命眨着眼睛示意自己没有。

    「哦。那就是有了!我刚刚说的什么你都忘了是么?」

    李大国闷哼一声:「给他抓起来。让她跪下!」

    两个小兄弟拉起林曼,让林曼跪在面前。

    刚子又抽插了几下,才抽出鸡巴。精液如同长河,淋浇在林曼的脸上、头发

    上。

    李大国推开刚子,快速撸动了几下鸡巴,也将精液射在了林曼的脸上。

    看三个人暂时都没有了动作,林曼才轻轻啜泣起来。

    「可以了……吧?」

    林曼勉强抬起头来看着李大国,显得楚楚可怜。

    「可以了吧?」李大国看了一眼手表,笑了。

    「婊子。才十一点。天亮还早得很呢!走,拉她去浴室!」

    三个人,直接将林曼抓到了浴室。

    「伟强,你辛苦了。给你个机会!」

    李大国说:「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伟强满脸兴奋的点了点头,扯着林曼到了莲蓬头下面。打开喷头,一边喷水,

    一边将沐浴露涂在林曼的身上。

    光滑的泡沫让林曼窈窕的身体更显诱惑。湿润的肌肤也更加的水嫩,让人爱

    不释手。

    李大国使了个眼神。

    刚子会意,立刻拿了手机过来,开始给两个人录像。

    「不要……不……」

    看到李大国要录像,林曼惊恐的无以复加。

    李大国死死扯着林曼的头发,将林曼扯到自己面前。

    「婊子。你没有资格说不要!」

    混着黏黏滑滑的泡沫,李大国压下林曼的头,将鸡巴插进了林曼嘴里。

    伟强也抓住林

    曼的双手,从后面插进了林曼的肉穴。

    「我操……好紧!好爽!」伟强兴奋的无以复加:「大国哥,这也太紧了吧!

    外面那些女人根本比不上啊!一看就知道没碰过几个男人……」

    「都一样。外面的人是婊子,她也是个婊子。外面的婊子只要钱。她天生就

    是个婊子。」

    李大国抽送着鸡巴。噼噼啪啪的声音在浴室回荡。年轻气壮的伟强在后面不

    断抽插,每一击都能送到林曼的最深处。插的林曼直翻白眼。

    刚子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忍不住撸动起肉棒。

    又过了几十下以后,伟强才虎吼一声,注入了林曼的肉穴。

    李大国也一股脑的将精液射在了林曼的嘴里。

    「刚子,你也辛苦了。手机给我,你来玩玩!」

    刚子满脸兴奋的点了点头,走了上来。

    「大国哥,我……我想……」

    「你想什么?」

    「旱,旱道……」

    李大国笑了。

    「正好。这有现成的沐浴露。随便!」

    刚子这才狠狠点了点头,抱起了林曼。

    伟强抱着林曼,让她修长的双腿盘在身上。饱满的双乳在伟强的胸前剐蹭着。

    之后伟强再一次长驱直入,插进了林曼的肉穴。

    而刚子则是伏低了身躯,看向林曼的菊花。

    粉粉嫩嫩的,显然还从来没被人开发过。

    刚子才将手指送上去一点点,林曼立刻失声惊叫起来。

    「不……别……」

    「嘿嘿嘿……大国哥说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你他吗就是个婊子!」

    刚子蘸着润肤露将手指插了进去。稍微动弹了几下,听到林曼高亢的尖叫,

    刚子兴奋的无以复加。

    刚子、伟强,两个人一前一后,玩弄的林曼再一次到了高潮……

    直到十几分钟以后,刚子才站起身,一挺鸡巴,插进了林曼的菊花。

    剧烈的疼痛和菊花撕裂的感觉让林曼疼的惨叫连连。再也没有了婚礼开始前

    知性优雅的模样。

    「啊……不……啊啊……恩……呃……不……求求你们……不要了……我真

    的……」

    林曼呻吟着,哀求着:「我真的……不行了……」

    「不行了?呵……还早得很呢。」

    李大国看了一眼手表。

    「才刚刚十二点。你还有六个小时的时间!」

    浴室莲蓬头的流水下,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肆意征伐。肉色的三明治充满了

    视觉上的冲击力。

    两个男人古铜色的皮肤,和林曼细腻雪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大国扬起嘴唇,露出一个明显冷酷的笑容。

    婊子,就该做婊子该做的事情!

    天亮还早得很。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

    凌晨三点。

    酒店房间里的征伐还在继续。

    林曼双目无神瘫软在床上,眼睛里没有了半分色彩。肉穴已经红肿,菊花也

    被开发了两次。身上沾满了精液。

    伟强和刚子,每个人都在林曼的肉穴里发射了两三次。

    不过,几个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能够玩弄这样漂亮的女人,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

    艾伦还躺在地上昏睡着,也没有人管他。

    李大国大力拍打着林曼的臀部。

    「婊子……现在爽了?告诉你,还没完呢!试没试过两根鸡巴?今天就让你

    试试!刚子,伟强!你们一起!」

    两个人狠狠点了点头,躺在床上,一前一后抓住林曼。之后数了个一二三,

    一起将肉棒插进了前面的肉洞。

    这一次,近乎撕裂一般的疼痛终于让林曼恢复了几分神智。

    「不……不要……不……」

    林曼虚弱无力的抵抗着,但是毫无用处。

    两个兴奋的男人尽情的在林曼下面征伐着。林曼只能无力的挣扎、哀嚎着。

    李大国舔了舔嘴唇,说:「你们两个继续。我出去一趟!」

    两个人齐齐点头。

    李大国出去逛了一圈,去成人用品店买了点东西,才回到酒店。

    一来一回用了半个小时。回到酒店之后李大国看到,伟强将林曼压在地上,

    屁股撅的老高,狠狠的抽插着林曼。显然很喜欢林曼丰满的玉股。

    而刚子竟然是脱了艾伦的裤子,正打算走艾伦的旱道。

    李大国皱了皱眉头:「刚子!你他妈干啥呢!」

    「大国哥!」刚子吓了一跳,连忙抽出鸡巴。

    「我这不是寻思着为国争光嘛。干他娘美国人的腚眼子……」

    「我他吗……」

    李大国气的抓起刚买的电动棒,狠狠照刚子头抽了两下。

    「你他妈傻逼不!有妞不玩你干爷们?这艾伦长的就跟一黄毛鸡一样,你玩

    他?!为国争光,你出去干洋妞啊!挨洋抢可耻,打洋炮光荣!」

    刚子忙不迭的点头,又狠狠踢了艾伦两脚以示决心。

    看到李大国手中的棒子,刚子眼前一亮:「大国哥!这是假鸡巴啊?」

    「对!时间还早。还有好玩的呢!」

    看伟强射了出来,李大国才说:「扶她起来。刚子,矿泉水拿来。」

    给林曼灌了两片药,林曼才算是渐渐恢复了几分神彩。

    但是,看到外面还没有天亮,林曼又绝望了。

    「别忙着躺下。」李大国点燃了香烟,说:「我有个好玩的。玩完了,今天

    就算是放过你。不然咱们就到天亮。你自己选吧。我这两个兄弟还等着呢。是让

    他们继续操你到天亮,还是陪我玩。」

    林曼连忙说:「我……我玩……』「行。」

    李大国把玩着手里的振动棒,在最大最小两个速度当中来回推拉着。

    「看到了吧!一会我就把这个塞进你逼里。你只要能从窗台走到门口,就算

    是你赢了。我们这就走。不然就算你输了,让我们继续玩到天亮!提醒你一下,

    冬天,天亮的晚。怎么也得玩到六点……」

    林曼连忙点头:「好!好……我,我玩!」

    李大国阴恻恻一笑,让两个小兄弟抬起林曼,之后将振动棒塞进了林曼的肉

    穴里。

    被操了半个晚上,林曼的下面早就放开了。塞个振动棒不成问题。

    「事先约法三章。我李大国说话算话!」

    「从窗台到门口。能走过来,就算你赢了。」

    「如果你趴下了,走不动了,那就算是你输了。」

    「如果振动棒掉了,也算是你输了!」

    「但是,不准用手。只能用你的骚逼给我夹紧了!」

    林曼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两个小兄弟将林曼搀扶到窗台上。

    李大国数了个三二一,示意林曼可以开始。

    被三个男人轮流玩了大半个晚上,林曼早就腿软了。但是现在为了更早的自

    由,还是强撑着向门口走去。

    李大国抬起手

    指,将遥控器开到中等速度。

    林曼腿一软,半跪在地上。

    李大国说:「别趴下。趴下就输了!」

    林曼连忙强撑着站了起来。但是才走了没两步,就再一次跪在地上。差点就

    趴下了。

    「别撑着。乖乖放弃多好,不然也要我们操你操到天亮!」

    李大国舔了舔嘴唇,说:「你天生就是个贱人。」

    林曼咬着嘴唇不说话,就这么顶着振动棒继续往前走。走两步,歇两步。

    李大国皱了皱眉头,忽然说:「五分钟。五分钟走不到算你输!」

    林曼露出惊容,连忙强撑着站起身继续走。

    大概是因为习惯了鸡巴的存在,林曼竟然快走了两步,真的要走到门口去了。

    李大国微微扬唇,将遥控器关闭。

    下面传来的空虚让林曼肉穴一松,振动棒差点掉在地上。

    随后李大国又向上一推,开启了遥控器。直接推到了最大。

    林曼娇呼一声,再一次跪在了地上。这一次,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但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让林曼一步一步的继续向前,硬

    是跪着爬到门前。

    抓着门把手,林曼欢欣雀跃。

    「我……我赢了!我……」

    「恩,不错。你赢了。」李大国说:「不过我骗你的。对付婊子,说话不需

    要算话。』「什……」林曼震惊了:「李大国!你他妈杂碎!」

    李大国笑了。

    能让林曼这样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忍不住骂娘,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李大国悠然开口:「那还真是可惜,让你失望了。来,刚子,抓他过来。伟

    强,拿胶带!」

    几个人合力将林曼按在地上。随后,李大国抓起两个跳蛋,绑在了林曼的乳

    头上,遥控器贴在大腿根上,直接调到了最大。

    将振动棒粘在地上,之后两个人合力让林曼蹲坐在震动棒上。

    林曼拼命的想要站起来,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只能一波接一波的接受惩罚。

    刚子挠了挠鸡巴,说:「大国哥,我想撒尿……」

    「别去了。厕所就在这里。」

    「啥?!」

    刚子有点傻眼:「这……」

    「对,就这。尿她身上吧。不过就是个公厕罢了。」

    李大国吞吐着烟气,淡淡开口:「我敢说,等到了美国,用不了几个月,她

    就会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不过就是个谁都能上的公共厕所罢了。」

    刚子松了口气,朝着林曼开始开闸放水。

    焦黄的尿液淋浇在林曼的脸上,身上。

    林曼偏过头去不敢直视,秀美的眼睛里写满了哀伤和痛苦。

    还有几分自暴自弃。

    伟强说:「大国哥,我也想!」

    「放。」

    又是一股新鲜骚臭的尿液淋浇在林曼的身上。

    林曼直翻白眼,在身下快感的刺激下已经开始了痉挛。

    这一夜……

    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地狱一般的折磨。

    李大国吸完了最后一口,掐灭了烟卷,之后拿到厕所顺着马桶冲走。

    「行了,差不多洗个澡准备走了!」

    趁着两个小兄弟洗澡的功夫,李大国脱了艾伦的衣服,把艾伦扔到了床上。

    还在床上撒了点鸡血。

    「放心吧婊子。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去美国。然后……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

    荡妇。」

    李大国居高临下看着痉挛的林曼,一字一顿地说:「你既然这么喜欢外国,

    就在美国待着不要回来了。去祸害美国人吧!不过你最好就这么带着我们的种去

    美国。今天玩得这么狠,天知道是谁的孩子!哈哈哈……到时候,就让美国佬养

    吧!」

    说完,李大国拿出手机,肆无忌惮的朝着林曼拍了照片。这才带着两个小兄

    弟离去。

    酒店房间内,新婚之夜的林曼依旧还蹲坐在震动棒上。开到最大档位的振动

    棒一轮一轮的袭击着林曼。

    乳头上的两粒跳蛋也没有半点停留下来的意思,依旧释放着令人绝望的快感。

    才凌晨四点钟。

    天亮,还要很久。

    下面还滴着爱液淫水与精液的混合体。

    也不知这一夜过后……她究竟会怀上谁的孩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