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徒】(3)

作品:《弃徒

    2019年10月26日

    【第三章】

    「雪儿……」

    楚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告诉楚凌雪全部。

    「真是太好了!」

    听完了楚邪半真半假的叙述,楚凌雪开心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哥哥终于可以修炼了,虽然是这样的功夫,但是雪儿一定会帮哥哥的。」

    楚邪默默的也抱紧了这个可爱的妹妹,他的思绪逐渐回到了几年前。

    那时他还未曾升入中学,但是天赋异禀的他被特准进入了凝气期专用训练之

    地,那里有着一些弱小的怪物帮助人快速进入凝气期,是还未凝气的学生进入中

    学的第一个试炼。

    当时他已经能够凝聚气旋,可以通过玄力的加持来强化自己的肉身了。兴奋

    的楚邪对着空气挥舞着拳头,每次出拳都能听见噼啪的裂风之声。

    感受着自己强大的力量,楚邪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之后他继续捕猎怪

    物,收集他们身上掉落的晶石,这些晶石可以在出去以后换取材料或者玄技,是

    非常有用的。

    已经收集到了300多颗晶石,足够换很多东西了,楚邪转身准备向着出口

    走去。

    这是一只十分可爱的兔形灵兽从他的身边一蹦一跳的跑过,这样子有着可爱

    外表的小灵兽可以当做宠物,十分的受欢迎,不仅仅可以卖钱,也可以用来交换

    东西。

    不过楚邪倒是不打算捉来卖掉,但是妹妹楚凌雪十分喜欢这样的东西,虽然

    她是楚家的大小姐,但是这样的灵兽因为数量稀少,所以价格也不是她零花钱能

    够买得起的,如果自己能抓一只给她的话她应该会很开心的。

    楚邪赶紧转身追了上去,但是这个小灵兽跑的飞快,幸好楚邪已经能够凝聚

    玄气让自己跑的更快,否则早就被甩下了。

    光顾着享受自己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专心追逐的楚邪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

    脱离了他应该在的初级试炼区域的范围,向着被称为无极深渊的禁地靠近了。

    这个无极深渊是试炼之地的一个天然深渊,据说下头有着很奇怪的生物,力

    量非常强大不说,性质也与大陆常见的生物迥异,不过这都是流传已久的传说了,

    因为那个地方下去的人有很多,上来的人却没有一个。

    「糟糕!」

    等到楚邪发现自己已经超过范围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看见那个蔓延万里之长

    的深深沟壑了。

    想都不想楚邪就放弃了触手可及的小灵兽,她已经十分的疲劳没有力气在逃

    跑了。刚刚回头楚邪就看见低下钻出了一群高级的妖蛇,原来他和小灵兽慌不择

    路,跑进了这种叫做裂岩蛇的妖兽的地盘了。

    为了躲避蛇群的攻击,楚邪不得不翻身跳下无极深渊,攀附在岩壁上。

    果然裂岩蛇对于这处天险有着深深的恐惧,看见猎物跳下去以后就不再追击

    了。

    已经有了玄力的楚邪要在悬崖上攀附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了,他的玄气足够让

    他在悬崖上爬几个时辰,之前的追逐虽然消耗了不少的玄气,但是他还是有足够

    在悬崖上横向移动爬到裂岩蛇的势力范围外再上去的力气。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突然发生的一场地震让他原本抓着的石头断裂开来。

    在楚邪绝望的惊呼声中,他的身影迅速被漆黑的深渊吞噬了。

    随着身体的下坠楚邪只觉得有万斤重物压在身上,他的意识逐渐模糊。

    「没想到我竟然要死在这里。」

    在极度的绝望和莫名的重压下,楚邪昏死过去。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竟然出现在了试炼之地的出口不远处。

    还以为自己在坠落的楚邪仿若从噩梦中惊醒一般惊坐而起,重重的喘息着。

    迷茫的看看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伤痕亦或是其他。

    自己明明掉下了无极深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这个是自己在做梦

    不成。

    楚邪狠狠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明明不是做梦,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大难不死楚邪也没有什么想要抱怨的。

    楚邪出去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到有一天学院的老师们要对他进行测

    试,他这才发现了身体的异样。

    「小楚,听说你在试炼之地成功进入了凝气期了,不愧是学院有史以来最高

    的天才啊,让我们几个看看你现在的力量,我们也好看看什么样的玄气适合你。」

    慈眉善目的老教授都热情的看着楚邪,楚邪立刻对着房间中的靶子攻击了了

    起来。

    楚邪出来之后换了两门高级的玄技,折梅手和无影脚,都是以速度着称的技

    巧。楚邪将玄气从丹田激发,在全身流转起来双手齐出瞬间变成无数的幻影,将

    那个铁木制成的坚硬假人打成了碎木头。

    没想到自己的玄技威力竟然这么大,楚邪对自己的实力惊喜不已。而一边看

    着的教头们也惊讶的看着这个宝才,楚邪如果能培养好四海学院在大路上的威名

    一定能更上一层楼的。

    他们立刻要求楚邪再试试那个无影脚,楚邪立刻开始运转玄力,可是突然他

    的玄力从丹田一散而尽,就好像水缸被砸了个大窟窿一样迅速的消失了。

    强提玄力让他立刻经脉反转,一口逆血直接喷出,这可吓了那几个教授一跳。

    「咳咳咳咳,这是怎么了……」

    原本充盈丹田的玄气已经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这让楚邪

    怎么能不惊慌。

    几个教授也仔细的在楚邪的身体里探查了起来,但是他们的玄力扫遍楚邪全

    身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四海学院虽然顶尖战力比不过大陆上的那些宗门势力,但是也不乏高手,为

    了培养楚邪这样的天才学生几个供奉都出手了。

    但是这些人也不能发现楚邪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遍,诡异的事情是即使用什

    么宝物强行往他的身体里灌入玄气,也是如同泥牛入海。

    当天晚上,就在楚邪疯狂打坐凝气的时候,突然他的丹田传来了异变。

    「什么东西!」

    一股不同于玄气的气流从他空旷的丹田突然涌出,在他的经脉中毫无规律的

    四处冲撞起来,剧烈的疼痛让楚邪直接摔到在了地上,好在突然四周的灵气开始

    疯狂的像经脉中涌入,这股奇异的气流也随着灵气逐渐开始了规律的游走,让楚

    邪的痛苦慢慢的减轻。

    &nbsp&#x767c

    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唔,睡了好久了,这是什么时候了啊。」

    随着经脉中的那股奇异气流趋于平稳,楚邪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奇异的声音,

    这个声音听起来空灵至极,不男不女,在他的脑子里轰隆隆的回荡着,吵的楚邪

    头疼欲裂。

    「哦,不好意思,好久没说话了不太好控制。」

    发现了楚邪的痛苦,那个奇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次虽然声音还很刺

    耳但是起码没有那么吵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

    楚邪扶着还隐痛着的额头,艰难的发问。

    「我?嗯,我要怎么和你解释,其实我是个小白兔?」那个严肃的声音说着

    一点也不严肃的话,「我是你体内那个宝贝的器灵啊!」

    「器灵?宝贝?我哪有什么宝贝。」

    楚邪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出来了一个宝贝,要是这个会吞人玄气的东西是个

    宝贝,那也是个没用的宝贝。

    「没错,不是你把我从那个黑咕隆咚的悬崖下带上来的么。说起来那个黑咕

    隆咚的地方真是太吓人了,还有一堆奇怪的东西啊……」

    这个自称器灵的东西用它那个难听的声音喋喋不休了起来,在楚邪的脑海里

    进行魔音灌耳,而楚邪甚至还没有办法阻止,不过他听出来了很重要的事情。

    「悬崖?是你把我从无极深渊里救出来的?」

    「没错,就是我了。我掉在那个地方什么都做不了,要不是你下来了我要在

    里头不知道待多久,那个地方一点意思都没有,幸亏遇见了你,正好你想出来,

    我就可以借用你的身体飞出来了。」

    楚邪这才搞明白自己从无极深渊下奇妙归还的经历,如果不是恰好遇见这个

    东西自己就粉身碎骨了。

    想到这里楚邪对这个吸光了自己玄气的东西的抵触少了不少。

    「那你为什么要抽走我的玄气?」

    「玄气,哦,你们是这样叫的啊,那个东西是提炼过的天地灵气,对我很有

    好处,要不是抽走了你的我到现在还没办法和你说话呢。」

    「不过你以后就别想要那个东西了。」

    那个怪声音顿了顿,继续说了起来。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不过我知道它里头自成一个世界,

    虽然你现在还看不见,但是你修炼产生的那个「玄气」,其实都到里头存起来了。

    只是你现在太弱了,心神不够强大,还不能和这个家伙沟通,要不你就知道这个

    东西的好处啦。」

    「你说的太复杂了,能不能说的简单点啊……」

    楚邪真是欲哭无泪,这个叫器灵的家伙说了半天也没说自己的玄气到底要怎

    么办,没有了玄气自己还怎么成为大陆第一的武修呢。

    「我告诉你了啊,你那个玄气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以后你能从这个家伙

    里头抽出来的东西更加的好,所以不要修炼你那个什么破玄气了,我来教你锻炼

    心神的方法,等你学会了你就知道了。」

    这个器灵完全不在乎楚邪的想法,没等他回话就擅自将一种奇妙的功法刻印

    进了他的识海。

    楚邪只觉得脑袋一热,无数奇妙的文字在他的识海中动了起来。

    「哦哦哦,这个东西怎么自己开始动了?难怪他自己跑进你的身体了,看来

    他很喜欢你啊!」

    器灵在说什么楚邪已经听不见了,因为他已经昏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早上楚邪才慢慢醒来,刚刚睁开眼睛他就发现了自己不一样了。

    要说什么不一样了,那就是他的五感变得十分清晰,几丈外的墙上有细小的

    缝隙他竟然能看的一清二楚,而耳朵里也能听见一个山头外的文苑弟子早课诵书

    的声音。

    自己这是怎么了?他突然想起昨天那个器灵说要给他一种锻炼心神的方法,

    他立刻精心聚神,只是一个晚上,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有了很大的提升,对

    于自己的经脉的掌握更加的清晰起来。

    「哦哦,你醒了啊!」

    器灵古怪的声音又突然响起,震得正在冥想的楚邪心神一颤。

    「咱们商量下,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吵的说话啊。」

    楚邪捂着发疼的脑壳,恨不得以头抢地。

    「不好意思嘛,我好久没说过话了,还不太会控制。我会好好教导你的,不

    过第一件事情就是你一定不能透露出这个东西和我的存在。虽然不认为你这个小

    世界能有人认识出来,但是万一暴露出去你一定会遭到杀身之祸的。」

    从那以后楚邪的玄气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每天和器灵学习如何凝练心神来

    和自己体内那个从没见过的东西交流,花了两年的时间他才刚刚能够感受那个东

    西的存在。

    而在这期间他不光并非楚家亲生的身份暴露,无法凝聚气旋的事情也不胫而

    走,他又无法和人解释自己体内的异状,常年的欺压下他的性格越来越古怪起来,

    也只有对待楚凌雪还能稍微好点了。

    现在他终于成功的和体内那个光球能够交流了,昨天就是他打开了和光球的

    通道,一点点从中泄露的气息就引来了雷劫,不过雷劫都被那个东西吸了进去,

    楚邪还感觉到那个东西吃饱了打了个饱嗝。

    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试试自己的新力量,楚邪抱紧了怀里为自己能够恢复实力

    高兴到喜极而泣的妹妹,轻轻揩掉她眼角的清泪,温柔的问道:

    「雪儿,你愿意和我去一趟玄兽森林么?」

    玄兽森林是四海学院外的一片巨大森林,将人类的世界和天柱山相隔开来。

    那里大部分地方人迹罕至,刚好适合楚邪试试自己的能力。

    毕竟从那个光球给他的反馈来看,这个力量还是在宽敞的地方尝试比较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