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人纪事(11)

作品:《双性人纪事

    【第十一章·夜间】

    2019年10月26日

    今晚是去不了假山了。

    我有很多话要跟高瑜说,但是它们全堵在了喉咙,我一时挑不到重点。

    高瑜今晚的表现让我感觉她才是攻,而我则是那个被欺负的很惨很惨的小受。

    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高瑜,甚至想开口喊她一声「老公——」,嗲嗲的那种。

    高瑜一直没开口问我,她只是揽着我的手臂陪着我向前走,我知道她是想给

    我时间平复心情和组织语言。

    我现在准备好了,于是我嗲着音假装哭泣地对她说,「高瑜——我对不起你

    ——我的身子不干净了啦——」

    高瑜转头好笑地呼噜乱了我的头发,「说什么呢,你们都是女孩子。」

    我顺势抓住了她的手,转身面向她,高瑜见我一脸严肃,也收起了笑脸。

    我把在浴室中发生的事情全告部诉了她,没有一丝隐瞒,高瑜震惊地瞪大了

    本来就很大的眼睛,「这算什么,病娇吗?」

    我赞许地点了点头——不愧是我老公,呸,不愧是我老婆,看法跟我出奇的

    一致。

    回到宿舍,我迅速洗漱完毕就上了床,我身体还是有些发冷,现在急需一个

    温暖的被窝,至于郉芸的事情,我们准备用手机继续探讨,比如她为什么会向高

    瑜表白。

    我躲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瞄着我的宝贝儿高瑜,她穿着丝质睡

    裙,正在镜子前打理一头乌黑反着光的秀发。

    她将头发甩到一边时,就刚好看见了我,她冲我笑了笑,又向屋子里其他的

    同学使了个眼色,这是警告我小心被其他人发现。

    我只好平躺下去,耐心地等待,等什么呢?当然是等高瑜踩着我脑袋旁边的

    阶梯上床了。

    我是故意换到阶梯这边睡的,因为这样就可以欣赏到高瑜美丽的裙底。

    当然,对外我只说是习惯朝这个方向。

    高瑜走了过来,双手还在捋着头发,低头时顺便瞥了我一眼,她见我目光炯

    炯,便好笑地指了指我,又转身去了卫生间,回来时手里攥着周末我买给她的碎

    花小内裤,噢!高瑜现在真空了,她一定是想慰劳一下我。

    我赶紧换了个姿势,瞪大了眼睛,高瑜也抬起了左腿,然后门就被打开了,

    郉芸和阿秀走了进来。

    原来郉芸就是借睡在我们宿舍的,和阿秀睡一张床,阿秀是个娇小瘦弱活泼

    可爱的小姑娘,她在我对面的下铺。

    阿秀一眼就看到了高瑜手中的碎花小内裤,她疑惑地问,「哎?高瑜,你拿

    着我的内裤干嘛?」

    嗯,阿秀也穿这种花纹的内裤,当时高瑜还很不满地问我是不是馋了阿秀的

    小身板儿。

    高瑜有些尴尬,就好像偷情被抓了个现行一样,「哈?你也有一条吗?咱俩

    品味很合哦。」

    阿秀一听便开心地蹦了过来,一把抓住高瑜,「是吗?能和大美人儿品味相

    同那真是太荣幸啦!对了,我还喜欢条纹型的!」

    高瑜只好敷衍地笑了笑,然后迅速地爬上了床。

    我很不开心,因为我什么都没看到,我郁闷地望向阿秀,正巧就碰到了郉芸

    的目光,她笑岑岑地望着我,惊得我不由地裹紧了小被子。

    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是高瑜发来的信息,「唐棠,我们换床睡吧?」

    我自是不能让高瑜冒这个险,哪有让老婆挡在自己身前的老公,「不行,万

    一她拿你泄愤对你上下其手,又亲又摸,啊!我要带绿帽子了!」

    「噗,真受不了你,都这时候了还在说俏皮话儿,你看我,已经戴绿帽子啦!」

    哈哈,高瑜也说起了俏皮话儿。

    我让高瑜放心,这毕竟是在宿舍,不同于浴室里还有淋浴的声音作掩护,最

    重要的是万一我被侵犯了,我还可以喊人嘛,郉芸不可能那么蠢。

    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了。

    凌晨三点多,我感觉到了阴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运动着,阵阵酥麻的快感让

    我惊恐地清醒了过来,因为我意识到了一种可能。

    然而我的嘴吧是被堵上的,同时听到了令我更加恐惧的两个字,「阴蒂。」

    郉芸虽然只说了这两个字,但足以让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塞住了你的嘴巴,本来只是想偷偷地把浴室中的遗憾弥补一下,可是我

    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就多玩儿了一会儿,最重要的是你发烧了,睡得太死了,怎

    么玩儿你都不醒,是不是因为在浴室着了凉?」

    郉芸抚摸着我的头发,轻笑着继续小声地说道,「我扒开了你的包皮,把阴

    蒂含进了嘴里,但是我并没有品尝太久,我也害怕你会醒过来,我还得留点儿时

    间舔你的美腿呢,可没想到它越来越大越来越粗,甚至还分泌了液体,我太高兴

    了,咦,你怎么哭了?」

    说着便低下头亲吻我的眼角,又将我的眼泪全部舔了个干净。

    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只能借着门口微弱的灯光勉强看到郉芸的轮廓。

    我最大的秘密被她发现了,因为我此时才切实地感觉到阴蒂已经勃起了,之

    前是因为阴道里持续的刺激而掩盖了勃起的感觉,我的睡衣也被解开了,只在肚

    子上盖了一件卫衣,睡裤被拉到了腿弯处。

    郉芸凑近我的耳朵一字一顿地问,「高瑜,知不知道?」,听这意思,她还

    是想继续威胁我,但只提到了高瑜,看来她并没有公告天下的打算,这让我多多

    少少安下了心。

    但我也不能过于激怒她,她掌握了我最大的秘密,万一她狗急跳墙咬了我一

    口,那我真的就完了,更何况我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正勾着我的处女膜。

    郉芸见我不回答,才一拍额头,「哦,我把你嘴巴堵上了。」

    说着便拿下了我嘴里的东西,然而令我恶心的是她竟然抖了一下那东西接着

    就伸出大象腿穿了起来!是内裤!郉芸明显听到了我发出了嫌恶的哼哼,她再一

    次轻笑着蹲下来说,「我回来时刚好听见你们在聊内裤,所以……呵呵,你不会

    怪我吧?」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

    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说着她便伸出左手摸到了我有些疲软的阴蒂,不,是阴茎。

    「即使你怪我也没关系,因为你奈何不了我,」

    她把玩着我的鸡巴,又用手指挑着它转起了圈圈,「你不想让高瑜知道吧?

    那就离开高瑜,跟我在一起,我保证会让你很快活的,包容和快活,这都是高瑜

    给不了你的。」

    虽然四周一片黑暗,但我还是斜睨了她一眼,哼,高瑜早就知道了,而且她

    也让我很快活。

    郉芸见我还是不说话,便用右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她亲了过来,舌头直接去

    顶我的牙关,我偏偏死死咬住,不给她机会,她只好退而求其次,仔细地品尝起

    了我有点干的嘴唇。

    「我给你时间考虑,但是现在,请让我尽个兴儿好不好?」

    说着,她便俯下身来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不断地吞吐着,她再一次将左手

    指伸进了我的阴道里但是很小心地避开了处女膜,快感迅速袭来,但我不能呻吟

    出声,万一吵醒了同学尤其是高瑜,那就麻烦了,原本我还将同学们当做我的保

    护符,此刻却变成了催命符,我真是太蠢了。

    我只好死死地抓住了床单,努力屏住呼吸,憋不住了就快速地喘几口,然后

    继续屏气。

    郉芸的右手也没闲着,我看到她的右肩也在快速地动着,很明显,她是在自

    慰。

    郉芸是个老手,她的中指虽然很短,但足以摸到我的g点,她不断地抠弄哪

    里,这让我有些控制不住呼吸,我伸出双手胡乱地抓扯她的头发,似乎是太过用

    力了,她发出了「嗯」

    的一声惨哼,接着便用右手抓住了我的,然后按在了自己的乳头上,想让我

    抚摸你?门儿都没有。

    郉芸见我的手根本不动弹,只好放弃,继续自己玩儿自己。

    我见她玩的开心,便有样学样,也用双手握住了自己的奶子,我想快点结束。

    我随便揉搓了两下奶子,收效甚微,便沾了沾口水开始玩弄自己的奶头,快

    感瞬间就加倍了,电击般的感觉自阴道鸡巴和奶头三路进攻着我的大脑,我渐渐

    进入了神游的状态,而我的眼泪却委屈地流了下来,我扁了扁嘴,努力想控制但

    最终没能忍住而哭出了声,郉芸赶紧停了下来捂住我的嘴,她的手上全是粘液,

    这个女孩儿太浪了,每次都能湿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她再次凑近我,说,「你可以哭,但不能出声。」

    不出声怎么哭?你来一个试试?说完那句话,郉芸就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看她这么着急,应该是快要高潮了,毕竟我醒来前她就已经在玩儿自己了。

    而我也终于发现,原来真的可以不出声地哭。

    我努力抿着嘴,眼睛不断地眨动好让眼泪更容易流下来,很快我就感觉到枕

    头已经湿了。

    而郉芸的动作渐渐狂野,间或发出轻轻又急切地哼哼,她快高潮了。

    这可苦了我了,她抽插我阴道和吞吐我鸡巴的频率竟然跟她抠弄自己小屄的

    频率一样一致而快速起来,我虽然很难过地在哭,但下体的快感是实实在在的,

    这使得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揉弄自己乳头的速度,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的眼泪也

    越流越多,我就这样一边难过地哭着一边兴奋地高潮了,这种反差的情感碰撞竟

    然让我前所未有地爽翻了天,我不断地翻着白眼儿,双腿紧绷着,脚趾不自觉地

    勾起,小腹快速地颤抖着,阴道在收缩的同时不断地挤压着郉芸的手指,我的括

    约肌也跟着紧缩起来,鸡巴立即膨胀喷射,灌入郉芸的口中,同时小幅度地向上

    顶着,身体剧烈地抽搐着,嘴角甚至流下了小溪般的口水,而郉芸正等着这一刻

    呢,她用力地扣了自己的小屄一下,身体便迅速地打起了摆子,喉咙里嗬嗬有声

    ,但被她拼命压制住,她用力地吮吸我的鸡巴,似乎是想把我吸干,她甚至有些

    站立不稳,我真害怕她忽然倒下砸到我的身体上,这绝对会弄醒其他人的,虽然

    我们的床都是木制的不会造成太大的晃动和声响。

    郉芸说她完事儿后吞下了我的精液,她本想细细地品尝却又发现了我当时的

    样子,她以为我要死了,赶忙颤抖地找出手机打通了120却又发现我停止了抽

    搐,呼吸也渐渐平稳,像是睡着了(其实是昏了过去),她在我头上垫了块湿毛

    巾后便上床睡觉去了。

    我们宿舍起的最早的就是高瑜,其次就是被她强行掀被窝的我。

    所以当高瑜醒来时,其他人还在呼呼大睡,郉芸昨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也未

    能幸免。

    高瑜下床时发现了我床下的一滩水渍,那是郉芸搞出来的,高瑜当时不知道

    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当她发现我额头上的毛巾和脸上的泪痕以及湿掉的枕头时

    就不能澹定了,她迅速地摸了摸我的额头,又迅速地伸进被窝摸了摸我的下体,

    转身便来到郉芸床前,啪地给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足,清脆响亮,郉芸的脸迅速肿了起来,鲜红的五个手指印

    醒目地表达着主人的愤怒。

    睡在床里面的阿秀被惊的坐了起来,但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表情,其实

    她昨晚在郉芸起床时就醒了,她以为郉芸要去卫生间,但没想到她是径直来到了

    我的床前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阿秀当时并不知道郉芸在干什么,还以为她要搞

    什么恶作剧,便开心地偷窥着,再然后就只能捂住嘴,瑟瑟发抖了。

    她目睹了一切。

    但高瑜当时没有顾及到阿秀。

    只是愤怒地盯着醒来的郉芸。

    郉芸挨了一巴掌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抢到了别人玩具的坏孩子一样开心

    地笑了一下,她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我,又慢条斯理地对高瑜说,「还是先送

    她去医院吧?」

    高瑜也知道事情不能闹大,她看了阿秀一眼,阿秀立即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

    不知道接着迅速躺下装睡去了。

    高瑜给班主任打了电话,然后用温水帮我简单擦洗了脸上的泪痕和黏黏的下

    体,没多久校医姐姐带着两个住在教职工宿舍的老师就来了。

    在这段时间,郉芸就一直枕着手好整以暇地看着高瑜忙活,她不说话也不打

    岔,只是一直看着。

    而阿秀明明是要装睡的,没想到她真的就睡着了,估计是她整晚都没真正地

    睡着过吧。

    除了阿秀,其他的同学都被医务室的人吵醒了,校医姐姐简单地给我做了检

    查,我迷迷煳煳地表示抗拒,一把就推在了她的胸上,校医姐姐惊恐地捂胸后退

    ,像一个被欺负了的良家少妇,周围的人想笑但只能憋着,只有高瑜担心地摸着

    我的头发,小声问她我的病情,校医

    姐姐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地放开了双臂说,

    就只是感冒发烧了,问题不大,于是叫了跟来的老师们把我连同铺盖一起抬上了

    担架。

    高瑜跟着走了出去,出门时又转头看了郉芸一眼,郉芸说,那是她第一次感

    觉到了杀气这种东西的存在。

    【未完待续】